<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科技魔方

    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服務機器人產業已處在爆發前夜

    科技熱點

    2018年09月19日

      9 月 17 日,2018 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召開,全球知名移動互聯網企業獵豹移動攜旗下擁有行業唯一全鏈條 AI 技術的人工智能公司獵戶星空出席盛會。

      獵豹旗下服務機器人豹小秘和基于獵戶機械臂平臺的豹咖啡也亮相主展館會場。據透露,獵豹移動計劃在上海搭建全球技術創新研究基地,獵戶星空華中區域機器人產品研發及運營總部也將同步落戶于此。

      獵豹移動董事長兼 CEO 、紫?;饎撌既烁凳?,在 18 號下午《資本助力 AI,AI 賦能新時代》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他認為,服務機器人產業已經處于爆發前夜,未來沒有單純的人工智能公司,只有以人工智能為基礎的產品公司。

      以下是傅盛演講全文:

      今天非常高興有機會以一個投資人的身份,和大家交流我對 AI 和這個時代的一些認知。

      我先介紹一下獵豹移動的簡史,我得闡述一下,為什么我在創業過程中會 " 不務正業 " 來進行投資。其實我最近一年關于生命的進化思考很多,所有的企業都是時代的產物,所有的生命都是根據環境的變化產生的,人類其實是地球環境不斷變化之后產生的復雜生物。

      獵豹移動原名金山網絡,于 2010 年 11 月由金山安全和可牛影像公司合并而成。大家也知道,360 是一次安全行業的革命,那一年金山毒霸大概只有 1 億的收入,而且以 30% 的速度在下跌。

      后來我就帶著獵豹移動完成了一場進化之旅,我們當時宣布了免費,發現國內實在打不過 3Q。我們跑到海外做了 Clean Master,一下子把獵豹救活了。今天獵豹移動在全球有大概 6 億的月度活躍用戶,超過 70% 來自于海外,我們的收入也從 2011 年大概 1 點幾億,增長到去年的 50 個億。

      用投資的方式看下一個時代

      我有幸在一個行業變化的時候,走過了第一條曲線—— PC 的免費時代,然后又找到第二條曲線,是把移動工具做到海外。

      當然獵豹移動過去 2 個月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 Google 的政策,操作系統越來越封閉。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今天手機上沒有很多殺毒軟件,工具類產品的權限被操作系統廠商和手機廠商收回的時候,獵豹移動的增長就出現了平緩的趨勢。

      在去年收入增長放緩之前我就意識到,每一次行業的紅利不會持續太久。那時候我在想,等公司上市以后,我想干點什么,或者獵豹移動應該往哪里走?我當時總結了一個方式,就是用投資的方式看下一個時代。

      我們就投資了一些公司,其中比較知名的是 Musical.ly。去年我們把 Musical.ly 出售給頭條的交易當中,獵豹移動總共拿回了接近 3 億美金的現金。后來我開玩笑說,這個公司上市以后賺的利潤還不如投資賺得多,我也因此被華興資本評為了去年年度跨界投資人。

      我們不止投資了 Musical.ly,我們前前后后投資了大概 70 個企業,其中有中國用戶量最大的少兒編程平臺 " 編程貓 "。當時我搞了一個活動,讓創業者講述回來創業的理想。兩個學生從北歐回來,他們的夢想就是讓孩子們都要學習編程,因為這是下個時代世界的運行方式,我們就給他們投了大概幾十萬人民幣?,F在 " 編程貓 " 估值也漲了很多,也算發展的非常好。

      獵豹移動還有自己的紫?;?,也投資了很多企業。當時我總結了一點,我們一定要真正看到下一個時代的發展趨勢,盯住未來 5-10 年的機會。像 Musical.ly 這樣的產品,它正好在上海,那時候創業團隊在一個居民樓里創業,因為我們做過出海,我們覺得出海還是有機會的,今天的抖音就是 Musical.ly 在中國一開始時的模仿版,當然后來反過來又被抖音收購了。

      我在想自己為什么有這樣的經歷。大家回想一下,從 PC 殺毒到手機安全,到今天整個操作系統的封閉,我們這幫以前做工具的人,其實是很悲催的。它不像做搜索,做出來以后可以 10 年永保太平,也不像做社交,有了關系鏈以后,可以很長時間不用動。我們就像一個在劇烈環境變化中的生物,所以我們總是想找到下一個更大的機會,這也算是我們投資的心得。

      獵豹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司,我覺得全球化給我們帶來最大的好處,不是今天我們一半以上的收入來自于海外,而是我們真的很早開始接觸像以色列、硅谷的創業者。我們也投資了在硅谷的威基金,其實我是他個人最早的天使投資人,他出生于 1988 年,想要成為一個投資人,用自己的學費進行投資。他看了我的文章以后約我吃飯,我就個人投他點錢。

      我說投錢以后,掙不回來我也沒什么,但是每次去美國,你都帶我見美國的創業者。結果他現在規模挺大,高榕資本還有幾個基金企業,包括獵豹移動已經給他投資幾千萬美金。今天硅谷最大的華人孵化器,也是他現在在做的。他有一個 2 萬平米的孵化器,是深圳市政府支持的,在灣區也有一個非常大的孵化器,基本上已經成為中國創業者、企業家和政府官員去硅谷的旅游必經之點。

      深度學習崛起,

      服務機器人產業將達到萬億市場規模

      幾年前我就發現,深度學習開始崛起,雖然我不是搞技術的,但我也接觸了各種技術。我發現,5 年前、10 年前想要做人臉識別,根本沒有辦法達到可用的階段,突然發現現在很多小團隊都有能力做出很實用的人臉識別。

      后來,我發現了深度學習這樣一個技術的革命。我當時在思考,深度學習只是技術本身帶來的變化,核心要找到產品落地。那時候我認為,深度學習讓硬件第一次有了接近人類對環境的感知能力,這個感知能力使它看到的不再是 0101 的數字信號,而是看到人臉,把聲音轉換成文字變成指令。那時候我們就認為,機器人的時代將會到來。

      深度學習出現之前的機器人,其實都是工業自動化的機器,無論機器多么精密,其實都是程序事先預定好的精密動作。但在深度學習出現以后,機器真的可以在環境中主動地跟你發生交互,根據環境的變化作出各種反應。

      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正是由于各個環節鏈條比較長,壁壘也比較深,我們愿意花很長時間把這件事做到可用。我們最近也在進行各個行業的測算,也看了很多的報告。我們覺得在服務接待、引領、導游、面對面銷售等環節上,其實都有可能被機器人所替代。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質疑這個市場,無非是兩點:

      第一、大家會認為人工智能是黑科技,現在的 BAT、Google 都在講深度學習,你有什么能力做。

      第二、機器人喊了很久,政府也很支持。但是到現在,你們看不到一個落地的產品,或者你看到所謂的產品,但是用不起來。

      這兩點就是大家質疑的原因,我認為非常正常。只有大家都質疑的時候,你才有機會另辟蹊徑,如果所有人都相信這件事的時候,我相信它離紅利消失或者崩盤也不是太遠。

      在人工智能上,我有一個觀點:AI 已經成為一個基礎技術了,在真正的強人工智能出現之前,在機器自學習能夠真正實現突破之前,我認為今天這一波人工智能的技術,已經開始成為一個普及化的技術。我甚至認為,藍翔技校應該開設深度學習課程。大家不要認為這是一個笑話,我們投資的 " 編程貓 " 已經開了一個深度學習的模塊,小朋友可以拿出這個模塊,讓他自己編的程序可以認識花花朵朵,可以認識人臉。

      我認為技術分兩個層面:

      層面一、研發性、發明性的技術,我認為這個職責主要是由科學家來完成的;

      層面二、把研發層的技術原理變成合格的產品,這件事由創業者和企業家來完成;

      所以,我們也看到,美國的特斯拉并沒有等待一個爆發性的電池技術,只是用了傳統的鋰電池的技術,將它進行產品的重新定義,就迎來了電動車的新氣象。

      今天視覺識別、人臉識別的基礎技術,在服務機器人身上已經具備了,而且會迅速普及。未來也不太會有一個純粹的人工智能的公司,一定是把這些技術運用到各行各業。未來使用人工智能,可能就和做一個小程序一樣非常簡單。

      人工智能的浪潮剛剛開始,其實每個環節都不是個成熟的產業鏈。手機已經是個成熟的產業鏈,當 iPhone 發布的時候,它的方寸之間已經定義了產品本身的細節內容,里面的元件已經形成產業化。所以新產品本質上是找到更合適的元件和設計去完成一個產品的構建。

      但是今天的機器人在每個人腦海里的概念是不一樣的。為了這個概念,我跑過日本、跑過美國、跑過以色列、跑過德國,我去看大家心目中的機器人。后來發現所有的環節都沒有形成產業,每一個元件可能都不成熟,你得下很大的力氣去做系統集成,才能讓機器人真正可用。

      所以,雖然做機器人的想法已經出現了很久,但是能夠放在大廳里跟用戶進行對話,讓普通用戶覺得非常方便的機器人產品,在我們出現之前還沒出現。我也專門去過日本軟銀總部,去看 pepper 機器人,這是孫正義自己投了很多錢來領導開發的機器人,我發現他在行業鏈條的整合上,其實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產業配套不完善,

      獵豹致力于打造全鏈條 AI 技術

      所以我認為,今天可能就是一個機會。創辦獵戶星空時我在想,獵豹以前做的是非常輕型的應用,比如說在寫一個 APP 的時候,你是不太需要知道底層的芯片是什么,因為產業很成熟。你不用關心底下跑的是高通 821 還是 845 還是 MTK,因為已經被操作系統抽象出來了。

      但是機器人這個行業不行,我們在講視覺識別 90% 幾的準確率的時候,是沒有加上前置條件的。實際的光線如何,怎么樣和傳感器相結合,就必須自己打磨。我們在講語音識別誰做了多少年的時候,其實有很多都是基于近場語音,因為遠場語音在計算機看來是不同的數據。另外,一個方陣如何做到消噪或者定向把旁邊噪音過濾掉,要花很大的精力。

      所以我在想,我們一定要踏踏實實下狠工夫,把每個細節打磨好,每個細節提高 1%,它的可用性就可以提高 10%。如此反復,我們就可以做出真正在現實情況下可用的機器人。

      我們主推的服務機器人豹小秘是我們 AI 全鏈條技術落地的產品之一,大家可以在一樓媒體大廳的樓梯上看到。豹小秘在世界機器人大會上,接受了高達 80db 噪音的轟炸。在旁邊放著搖滾樂的情況下,用戶站在它面前,問它天氣、問它獵豹移動,跟它進行交流時,依然非常自如、非常流暢。它可以非常好地抗環境的噪音,可以不需要喚醒,當別人走過去它會主動打招呼,跟你開始自然地交流。

      其實豹小秘就是把視覺識別、語音識別、消噪還有室內導航的技術集成起來。這個集成其實非常非常不容易,手機上大概有 5000 多個元件,我們這臺機器有 8000 多個元件,有 3 萬組芯片,有多達 10 幾個傳感器。

      右邊是我們的咖啡機器人 " 豹咖啡 ",我們專門為這個咖啡機制造了兩條機械臂。它能夠模擬世界咖啡大師的動作。我們專門請了一個咖啡大師來訓練它調制拿鐵,使得每一杯咖啡都是同樣的品質。

      今天咖啡業的規模不斷擴大,同時也很難找到大批量責任心很強、每一杯都特別用心的咖啡師。" 豹咖啡 " 產品的出現,其實是在緩解這個行業的痛點?,F在已經有大量的咖啡生產品牌找我們合作。

      剛剛舉的是兩個例子,我再拿兩個細節跟大家交流一下。如果你要讓機器人在室內跑起來,需要視覺傳感器和激光傳感器,但是激光傳感器最早是為無人駕駛做的,所以它的整體成本非常高。為了能讓機器人成本更便宜,我們到處找創業企業。

      后來我們發現了一個激光傳感器,能有 20 米單線的激光,只需要幾百元人民幣的成本,我們一下把成本降低了 60%、70%。而這樣的初創企業之所以規模沒有起來,就是以前沒有室內導航的需求,所以就沒有這樣的傳感器出現。如果你發現這個需求很大,其實它就是一個可以成長非??斓某鮿撔推髽I。

      還有一個就是芯片。大家都在講芯片,我認為在 ARM 這個潮流下,你和高通、MTK 有什么變化競爭呢?但是隨著人工智能的崛起,我舉個例子,比如像智能音箱,你發現放一塊芯片,手機芯片都太貴了,只能尋找能夠適合這個多麥克風輸入,又能夠做語音識別的芯片。你找起來很困難,同時又面臨著價格戰,怎么找出一個專屬于你的芯片。我們現在在定制一款芯片,使它的處理效率提高很多,能是手機芯片的負載大大降低,使得我們成本再次下降。

      再一個我們做了一條機械臂。因為我們在做咖啡的時候,只能從工業產品當中去尋找這只手臂。工業產品的場景是要求高密度、高可靠性,在溫度和變化很小的情況下,磨損極其低。而且它要求每個位置極其精準,否則它就擰不進那個螺絲。但是在服務場景里,我用視覺對機械臂進行糾正,我就可以降低它的精度要求,而且它沒有上下游的產業關系。工業用的手臂壞了,整條生產線都得停,所以我們不需要那么高的可重復性,就有可能把我們這只手臂的價格降到同類產品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

      成本下降有可能極大地增加它的需求。今天機械手臂能在全球賣 1 萬只就是非常非常大的公司了,但在服務場景里面,如果 1 年能夠達到 10 倍達到 10 萬只的話,用中國制造的規?;?,也有可能使它成本繼續降。

      我們想象一下,一只手臂的價格降到 1 萬塊錢以下的時候,也許每個家庭都會配一只這樣的手臂,幫你炒菜或者是完成家務。

      過去兩年最大的收獲是行業認知

      所以,過去 2 年我最大的收獲是行業認知。雖然當時說機器人是我可以全力以赴的行業,但是等真正跳進去我才發現,原來我們以前是在一個成熟的行業里面,順便做了一個輕量化的創意,就獲得了很大的收獲。

      但是這個行業剛剛開始的時候,怎么用資本、產業和產品結合的方式去推動整個行業進步,才是我們今天要做的事情。而這里橫跨了芯片、橫跨了結構、橫跨了電路、橫跨了 AI,還有服務體驗,我認為所有的這些是我們這家公司過去 2 年花了很大精力去積累的優勢。

      我一直認為機器人不應該是個酷炫的概念,不應該是刷遍朋友圈的一段視頻,應該是真正走到場景里邊,讓它的成本比人低。

      我們豹小秘宣布的成本已經是行業最低了,由于我們走過很多坑,在設計這些方面,我們會加速迭代。我們在明年上半年會推一款新的設計,擁有同樣的功能,但是成本會繼續降低,它的成本可能是現在成本的三分之一。那么我們就能使一個企業、一個博物館擁有一個機器人導游的成本,降低到人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四分之一。

      只要這個拐點來到,機器人就是一個大爆發的產業。而且雖然我們今天都認為 AI 不夠智能,但是我們反過來忽略了 AI 所具備的一些特點,比如說它的可重復性,永遠百問不厭,熱情、周到。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把用戶在場景當中的問題變成數據,把過去散落的咨詢變成搜索一樣的數據,成為這個企業主改善營銷的利器。

      所以我覺得未來的公司一定是一個以人工智能為基礎的產品公司,人工智能一定會深入各行各業,跟每個場景相結合。在技術沒有大爆發之前,場景的結合是我們今天最需要做到的,所以我也希望能夠大家一起推動機器人產業的升級。

      最后我想表達一下我對人工智能投資的理念:「當所有人都看懂的時候就一定不是機會,當這條路很難走的時候其實就是壁壘?!乖诮裉熘袊蟮陌l展環境下,我相信服務機器人一定能夠走進千家萬戶,迎來一次大爆發。謝謝大家!

    +1

    來源:科技魔方

    推薦文章

    肉H文老师好紧好大好爽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