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
  • 科技魔方

    站姐入選新職業,年輕人絕不“躺平”?

    行業報道

    2021年06月18日

      2021年上半年,后浪大本營“B站”發布《2021年青年新職業指南》,追星少女們心中的神祗般的存在“站姐”赫然在列。時至今日,粉絲也開始向職業化轉變。圈內不止一次流傳著明星站姐“一夜暴富,喜提海景房”的造福神話,站姐這一職業也逐漸被“官方”蓋章認定。

      很顯然,外界再多的嘲諷與不解都無法沖淡飯圈的硝煙與戾氣,但從粉絲到圈內牟利者,其實身份的轉換往往就在一瞬間,這也是我們無法想象的資本異變,更引來無數粉絲追逐眼紅。

      偶像經濟愈演愈烈,利益鏈上的站姐跟拍病態又瘋狂。前有《鎮魂》的一張CP圖賣出百萬銷量,后有《山河令》《陳情令》養活機場各種長鏡頭,常人的意識里追星是個燒錢無底洞,殊不知,他們當中已經有人嘗到巨大甜頭。

      據悉,在《陳情令》最熱的那段時間,有人純靠代拍賣圖,賺了100多萬?!渡胶恿睢穭〖サ街卸螘r,一條30秒的外景視頻,價格要到1300元。2020年12月5日,肖戰參加綜藝《演員請就位2》總決賽,現場照片的價格高達兩萬塊錢10張照片。

      或許職場躺平屢屢上演,但在某些領域,年輕人的精力永遠旺盛。

      站姐的生意經沒有成本嗎?

      與偶像經濟如出一轍,站姐文化同樣起源于娛樂產業發達的韓國,早期的站姐意為“用高級相機拍攝偶像的粉絲”,日韓圈站姐販賣的PB定價大多在200-500元,不少人是漂洋過海尋求代購,“站姐”一詞因此登錄韓國Naver國語辭典。

      2019年11月,中國第一屆站姐大會在南京舉行,主辦方將“站姐”的概念范圍延伸到粉絲組織的管理者。從某種角度來講,這是飯圈職業化向現實突顯的一次鮮明進擊,無獨有偶,2020年1月,幾家傳媒公司在北京舉辦“第一屆金飯獎頒獎典禮”,主辦方為了迎合偶像市場,累計選出11個最牛站姐。

      資本有意無意地推波助瀾,注定使得趨勢向下,造就一場逐利狂歡。尤其隨著一張張天價出圈神圖的出現,據悉,騰訊還未播出的《皓衣行》20秒以上的雙人視頻500元起步,雙人路透圖的價格高達2000元一張。

      肖戰的站姐曾以100多元價格銷售的實體pb,因圖片優質且為限量款等因素被炒至二手拍賣價格達五位數。據最新數據統計,中國追星族每年可貢獻約900億元的消費市場規模,超過七成月消費在2500元及以下。

      在利益誘因下,站姐通常能要錢不要命。根據央視新聞報道,2017年,僅首都機場T3航站樓的粉絲警情共有20起,粉絲規模都在50人以上;2018年1月至7月,記錄的粉絲警情共有7起,虹橋機場的玻璃硬生生被拍照站姐擠碎。

      耽改劇一騎絕塵后,各家耽改拍攝劇組儼然變成站姐們的狂歡“年會”。例如《左肩有你》的取景地在老城區,站姐不惜爬到危墻上拍攝;《皓衣行》劇組的行為更是離譜,假山與升降機里都藏著偷拍站姐,被嘲諷為“要錢不要命”。

    《皓衣行》官微已經針對站姐發布三次聲明

      在年輕人向往無限自由的當口,不必朝九晚五,照本宣科的新職業無疑是年輕人精神世界里的詩與遠方。但需要注意的是,站姐看似既能追星又能賺錢,這樣“一本萬利”的生意真的不計成本嗎?

      擠碎機場玻璃、爬危墻、劇組潛伏……生命成本不勝枚舉。另外,為了愛豆四處飛,站姐永相隨,付出的金錢成本也是不可小覷。據悉,站姐的專用拍攝設備是標配的佳能5D4加大白兔鏡頭,這一套的價格在3萬到5萬。

      林佳是一名從業6年的站姐,國內偶像還未成型的時候,她經常為了拍EXO飛往韓國。她大概統計了一下,每個月要飛2-3次韓國。有時為了能跟偶像更近點,還得加錢買商務艙,單程機票3000-5000塊。再加上吃住、門票錢,每個月花費至少在2萬塊錢以上。

      有時候為了一場演唱會,花費6000多塊錢,就是為了拍下鹿晗的三分鐘表演,去年肖戰在北京三里屯出席品牌活動,一個媒體名額炒到5000元。如果是管理性的站姐,正主需要粉絲為愛沖數據銷量,站姐必須一馬當先,這是不成文的“行規”,“博君一肖”兩個大站為例,王一博單曲《無感》上線后,兩個站姐分別投入7.3萬、5.6萬。

      2016年,林佳為了拍李鐘碩潛伏《翡翠戀人》劇組,酒店機票加通過黃牛買通告,累計花了3萬多,可惜后來韓流被禁,拍的物料基本算是打了水漂,“押錯寶”是這行常有的事,正如《山河令》拍攝期間無人問津,大火之后,無數站姐捶胸頓足,飯圈的生意其實沒有想象中那么好做。

      飯圈占卜、萬元追車、職業粉頭……追星人絕不躺平

      藝恩根據全網數據預估,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規模將超過1000億,其中由粉絲情感化消費帶來的收入約500億。早在19世紀的歐洲,匈牙利弗朗茨·李斯特就曾在演奏會上掀起第一次粉絲狂潮。

      據悉,李斯特的粉絲在演奏期間不斷往臺上扔珠寶首飾,揮霍真金白銀的程度絲毫不遜于當下,甚至還有女聽眾為了爭奪李斯特使用過的鼻煙壺而大打出手。這大概是歷史上最早的因追星而產生的情感經濟。

      誠然,為了愛豆一擲千金早已不是什么新鮮戲碼,外人在暗諷飯圈無腦化的消費行為之際,也不乏親自下場撈一筆的,站姐只是廣為人知的一類而已,事實上,追星這條利益鏈上人滿為患。

      各類選秀綜藝在倒掉一瓶瓶牛奶的瞬間,也時刻牽動每家粉絲緊張的神經末梢,粉絲操起起愛豆的前程問題,對命運玄學的諱莫如深便恰好為那些飯圈的占卜師創造了最佳的“錢景”。據娛樂資本論報道,早在2017年飯圈的占卜師就大行其道,玄學與風水一說向來在影視圈擁有一席之地,練習生的大量出現,更是將這一職業推至高潮。

      微博粉絲5萬的一位飯圈占卜師,每次收費的價格最低是200元。鄭爽出事以后,粉絲默契地涌入占卜師的微博下詢問其未來的演藝生涯走向,有些占卜師的微信好友申請一天達到900多個,如果按照200來算,收入可高達180000。

      事業粉之外,還有無數嗑糖的CP粉嗷嗷待哺。2018年,晉江匿名論壇有一個很火的占卜貼,后來“博君一肖”橫空出世,判詞與分數高達95分,刷新國內真人CP最高值?!肚啻河心?》的秀粉們找上風水大師,算出來今年的節目五行缺木,節目原本的花名“清”被改成了“棈”。

      緊張刺激的選秀養活的豈止是占卜師,2018年,《偶像練習生》拉開內娛選秀經濟的帷幕,徘徊在攝制組附近的出租車司機們意外發了一筆不下的“橫財”。有報道稱粉絲雇司機追車的費用都是萬元起步,追得最長的一次是從廊坊一路奔到了京郊,圍著北六環兜了兩圈,司機的費用高達2萬。

      據悉,每年選秀期間場地周圍的出租車費用就要漲價,有時是價的十倍不止。何師傅就曾經是其中一員,他帶領私生粉追練習生車、跟拍練習生再售賣照片等方式賺取的收益高達數十萬元。要知道,在2015年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二線城市的出租車司機平均月收入只有3750元。

      另一方面,飯圈的職業化越來越明顯。很多時候,你以為別人是在追星,其實他們在賺錢,有數據顯示,偶像的職業粉頭是無數追星女孩最么美夢以求的工作,經紀公司一般會給粉頭發放月薪,當紅偶像的職業粉頭底薪普遍在3000-5000元左右,加上提成,每個月能獲得10000-20000元的收入。

      非一二線偶像藝人的職業粉頭,定量月薪每個月在5000-8000左右。顯然,這種趨勢是飯圈最喜聞樂見的,畢竟,一邊追星一邊賺錢是每個飯圈少女的渴望。

      新職業背后正上演“月亮與六便士”

      不久之前,B站發布《新360行 2021年青年新職業指南》引起輿論熱議。有意思的是,除了站姐,還有不少聽上去與現實毫無關系的“新職業”。例如寵物偵探、陪跑師、衣柜整理師等等,根據調查顯示,12%的年輕人正兼職嘗試新職業,5.5%已經全職投入,58.5%希望嘗試。

      無獨有偶,2021年2月份,人社部新增18個新職業,包括奶茶師、調飲師、評茶師等多個被年輕人譽為“反內卷”先鋒性職業。

      現實上演的人性戲碼最是跌宕起伏,上個月還在工位上撕心裂肺喊著職場內卷的年輕人,這個月就能心安理得地“躺平”摸魚,工作之于現在大多數年輕人,似乎早已不是一種謀生的手段。

      眼看資源有限,欲望趨同,取悅自己似乎比取悅生活更重要。

      5月24日,“躺平”一詞熱度持續攀升,百度搜索指數較之前翻了10倍,搜索人群中20歲至29歲占比60%。一時間,“年輕人選擇躺平可恥嗎?”之類的相關熱門話題累計閱讀量高達2.2億。

      喪思潮呼嘯而過,席卷年輕群體的浪漫主義心理。無論是對生活壓力的暫時回避,還是一種集體的無意識表達,總之,愿意按部就班坐在工位上的年輕人越來越少。

      《2017離職與調薪調研報告》顯示:近三年應屆畢業生的離職率正在持續飆升,其中2016年高達26.5%?!?018年春季白領跳槽指數調研報告》顯示,近兩成白領平均1年以內就要跳槽一次,超三分之一白領1~3年內跳槽一次,即超過五成白領不滿3年就要跳槽一次。

      《95后畢業生就業現狀調查》顯示,目前我國“95后”畢業生中,選擇就業的比例僅為28.02%。在網絡上,更有人嚴格定義“上班”與“工作”,簡而言之,就是上班是為別人做事,而工作則為自己做事。

      盡管這種說法聽上去令人啼笑皆非,但不得不承認,在新職業層出不窮的背后,一場“月亮與六便士”的戲份儼然正在上演。

      據悉,超過78%的年輕人青睞新職業是因為“符合興趣愛好”,談及對當前工作的熱愛程度,50.54%的人對工作表示“非常喜歡”,有34.45%的新職業人群,入職以來從未跳槽過。以“站姐”為例,有98%的站姐是因為追星入行。

      近幾年來,消費市場復雜多變,年輕人從傳統行業跳出來,轉向自由職業的傾向已經十分明顯。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新職業如火如荼,排斥的人也不在少數,特別是考慮到現實問題,58.3%的人會擔心工作不穩定,42.6%也會憂慮保障機制不完善。

      事實上,很多義憤填膺喊著的“躺平”的人,并不是真躺平,更多是一種情緒的發泄而已,從狹小的工位到詩與遠方,無論在哪里,生存永遠是第一話題。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

    +1

    來源:歪道道

    推薦文章

    免费国产黄在线观看,吃农村哺乳丰满妇女奶水,7788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
  •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