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
  • 科技魔方

    京東的供應鏈大中臺,到底是什么?

    行業報道

    2021年06月21日

      5月31日,京東召開第18個6.18大促動員誓師大會,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講了一段話,他說,京東零售的理想是“賣全天下的貨”和“去全天下賣貨”,還說,如果沒有供應鏈中臺的能力,是不可能做到這兩點的。

      這段話,算是指出了京東零售未來發展的新方向,只是大家還很疑惑,京東為什么要在這時候提出新方向呢?徐雷所指的供應鏈中臺能力,到底是什么呢?京東內部,又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呢?

      一個年GMV超2.6萬億的零售巨頭,不會輕易轉身,徐雷這是嗅到了什么時代的氣息?

      這兩年,私域電商、直播帶貨、社區團購一波又一波的到來,很多人認為這都是下沉市場的電商化,卻沒有意識這種趨勢的本質是交易場景的轉移。

      以前大家在中心化電商網站購買,買什么搜什么,但現在,用戶的交易場景卻越來越碎片化,社群里、朋友圈里、種草平臺、直播間,甚至門店+直播+私域的玩法讓交易更加去中心化。

      面對中心化電商GMV增速的放緩,頭疼的不只是平臺,品牌和商家也有點難受,不去做吧,競品新品牌在這些渠道里高速增長,去做吧,價格怎么定,貨盤怎么調,都很費勁。

      平臺和品牌都遇到了頭疼的新局面,如果6.18大促還像以前一樣,只是搞些打折活動和營銷聯動,卻不在根上解決問題,那只會給品牌帶來更多痛苦。

      不過,今年上半年,局面正在改變……

      1

      十月稻田如何一夜進入沃爾瑪兩百多家門店?

      十月稻田是一家東北大米品牌,十年前開始跟京東合作POP,后來是入倉自營,但是今年6月7日,十月稻田卻一下子鋪到到了沃爾瑪在國內的兩百家門店里,線上線下同時銷售。

      對于離沃爾瑪近的顧客,在京東下單十月稻田,可能半小時就能送到家了,貨從沃爾瑪出,送貨的是京東到家。

      這是京沃新計劃(京東沃爾瑪)的成功樣本,前者只需要把貨入京東的倉里,京東負責入駐沃爾瑪和全域營銷,線上線下同步銷售。

      對品牌方來說:

      如果按照傳統的渠道入駐和營銷模式,十月稻田要跟傳統商超談幾個月,還有入場費條碼費等成本,同時還要組織當地經銷商負責給門店供貨,卻還得不到銷售相關的詳細數據。

      但在京沃新計劃里,這些流程與成本全免,大大縮短了商品的流轉時間,十月稻田集團副總經理王靜說,消費者買到的大米可能是前幾天剛剛脫殼的新米,口感遠遠好于普通大米。這種效率在傳統供應鏈系統里,不可想象。

      對京東來說:

      這樣的合作帶來多大銷量,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們成功實現了供應鏈一盤貨。

      以前,品牌商的貨都是割裂的,KA、便利店、社區團購各自一盤貨,京東要對接不同的部門,如今實現一盤貨,打通倉配信息,無論哪里來的訂單,都可以統一調度。

      對零售商來說:

      傳統的供應鏈上貨太慢,急需更新貨品,并提高線上占比。跟京東合作,正好解決這些難題。

      你可能提出疑問,沃爾瑪是京東的股東,他們這么合作很正常,但這個模式,能擴展嗎?

      2

      “去全天下賣貨”

      其實,類似這樣的合作,在京東還有很多,京東零售集團大商超全渠道事業群集采商品中心總經理祁婷,把目前跟線下實體店合作的模式總結為三種:

      一種是店中店模式,比如京東與步步高的合作,步步高在母嬰品類方面有短板,京東就把優勢的母嬰品在步步高整體輸出了一個店中店,并做供應鏈深度融合:一是通過大數據挖掘適合本地的新商品,賣的相當好;二是庫存以銷定采,門店有訂單了,京東的供應鏈在后臺再轉移物權給門店,門店沒有資金壓力。

      第二種是傳統的商超領域和社區團購領域做一些供應鏈的補充,解決了線下商超上新速度慢的問題。剛才提到的十月稻田進入沃爾瑪,網紅產品進入永輝、地利、華冠、見福等諸多超市,都是這種供應鏈補充。

      第三種是高頻供貨,一是彌補覆蓋短板,比如每日優鮮是覆蓋前置倉,遠一點的他們無法配送,就跟京東合作在供應鏈中臺尋找最優配送方案;二是彌補品類短板,國美在百貨和快消品類是短板,可以與京東的供應鏈來互補,比如你在國美買大米,可能送貨的是京東到家,出貨的是沃爾瑪。

      上述終端對京東而言是外部場景,京東自身還有內部場景,比如京東極速版、京喜、七鮮、京東便利店、京東各類加盟店。

      整合內外部所有的零售場景,把供應鏈輸入到所有能賣貨的地方,就是徐雷所說的“去全天下賣貨”,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京東會去快手、抖音賣貨了,實體店都能輸出供應鏈,線上的賣貨直播間就更不在話下了。甚至,很多品牌商的直播帶貨,也是京東的供應鏈中臺負責履約。

      這樣一來,京東就變了,以前大家覺得京東是中心化電商,現在,“去全天下賣貨”了,也成了去中心化的供應鏈中臺,碎片化交易場景一樣可以占領。

      京東占領的碎片化場景,那品牌方跟著京東走,自然也解決了開頭提到的應對碎片化渠道的難題。

      “去全天下賣貨”解決了觸達場景的問題,但“賣全天下的貨”,又如何解決?

      3

      “賣全天下的貨”

      全天下的貨,都在哪里?

      品牌商(含工廠)、渠道商、零售商,從貨權的角度看,全天下的貨,都在這三者手里,如何把貨都連接起來呢?

      據京東零售集團物競天擇運營部總經理唐詣深介紹,目前一共有四個重點項目:

      一個是到家聯合項目,讓沃爾瑪、華潤、永輝、見福等零售商的商品到京東主站來賣,消費者下單之后,門店就近配送,兩小時內能送到;

      第二個是天選項目,比到家聯合更進一步,天選是把線下零售商的庫存直接采購變成京東的庫存,真正實現線上和線下一盤貨,給到用戶的感知也是在京東上去購買自營的商品,一小時就可以送到。天選和到家聯合賣的都是零售商的貨,不同的是,貨權轉移了,消費者心智也不一樣。但在后端,都是共享了一盤貨,這是京東供應鏈大中臺的一個深意。

      第三個是京超項目,前兩個是幫助零售商賣貨,京超項目則是線下的零售商跟京東主站進貨,比如京東對步步高的輸出,就是這種模式,用戶感知到的是京東自營,但是買這個商品的場景是在零售商那里。

      第四個是商倉合一,商倉合一是把品牌商和經銷商的倉庫打通,京東物流通過一整套技術和ERP體系,布進品牌工廠倉或者經銷商倉里面去,這樣一來,貨可以直接通過京東分揀系統進行分配,既可以讓經銷商直接去履約京東用戶的訂單,還可以讓經銷商在非京東渠道的訂單上行到京東的ERP體系里面來。

      這樣就大幅度的減少搬運次數,提高效率,但讓品牌商更開心的是,他們終于知道了經銷商的貨到底從哪里賣的,賣給了誰,數據鏈條搞了十幾年,終于實現了。

      對于沒有渠道負擔的中小品牌來說,一盤貨的供應鏈大中臺模式就更有價值了,新品牌開發產品的周期很快,一兩個月就出一款,如果走傳統渠道模式,可能這個產品都快下市了,渠道還沒談妥呢。

      現在,通過京東供應鏈大中臺,可以快速入駐各大終端,還一步跨入渠道數字化,成了數字品牌的“原住民”。

    
            京東的供應鏈大中臺,到底是什么?

      把品牌商、經銷商、零售商的貨徹底打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破藩籬,共享“天下一盤貨”!

      我記得徐雷的老大,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在很多年前就說,供應鏈的核心能力之一,就是盡量減少搬箱子的次數,如今終于實現。他在今年6.18給股東的一封信中提到,“面向未來十年,京東將潛心打造新一代基礎設施——京東數智化社會供應鏈,利用技術和供應鏈能力幫助合作伙伴降低流通成本、提升經營效率,降低先進技術的應用門檻。”

      這個數智化社會供應鏈就是京東供應鏈大中臺的明確目標,它開拓了更多的零售場景,互相補齊了短板,提高了流量效率;天下一盤貨,掌握了交易數據和用戶數據,整個產業實現了數字化,所以提高了交易效率;通過一盤貨,可以做全域營銷,實現傳播和零售同步進行,讓協同效率又有了進步。

      試想一個未來的消費場景,消費者在直播間看到主播推薦小龍蝦,口水都流出來了,馬上在直播間下單,半個小時左右,京東到家給他送到了,這樣的生活美不美?

      能做到這樣,就是因為京東供應鏈大中臺在前端鏈接了直播間,履約有京東到家,在一盤貨的指導下,貨品早就提前布局到了前置倉,可能是每日優鮮、沃爾瑪,也可能是京東合作的加盟便利店,還可能是京東合作的云倉,從而最終實現即時消費。

      如果能把直播間做成即時消費,將再一次改變直播電商的大格局。

      所以,京東背后一直強調的即時消費,背后是在下一盤大棋!

      那么,這個供應鏈大中臺是如何通過技術實現的呢?

      顛覆京東的技術框架

      京東零售集團大商超全渠道事業群技術研發部總經理鄒毅是整個供應鏈中臺的技術負責人,當初他們有了大中臺的概念之后,覺得這樣做真有前景,但如何落實卻一頭霧水。

      后來,逐漸把大中臺的框架搭出來之后,才發現這是要顛覆京東原有的框架啊!

      18年來,京東的供應鏈無論怎么調整,整體都是以to C為主,但現在要連接品牌商、經銷商、零售商的倉庫,更有抖音快手這種流量體,想起來都頭大,這是to B的體系,如果用原來to C的倉儲物流網絡,完全是一種災難。

      沒辦法,顛覆自己也得干!

      他們在技術后臺,做了物流、商流、信息流三個方面的建設:

      物流方面,B網和C網分離,B端物流是把商品送到各類門店或前置倉,側重的是調度和管理;C端是針對消費者的快遞,要做扁平化,要下沉,讓暢銷品提高履約時效。

      相對應的,商流方面,采購部門在集采的時候,也要分清是B貨還是C貨,以對應到不同的倉。

      有了B貨和C貨之后,就要在系統里有一套物權轉移辦法,這就是內部信息流,為了做到統一,SKU的劃分重新化,并建立建立了一套虛擬貨幣在倉庫內部結算,上層還要實現渠道價格、渠道庫存、渠道訂單等所有數據完全區分,“這是對我們系統來說是顛覆性的改變,”鄒毅說:“通過供應鏈中臺完全把人、貨、場的映射關系必須要搞清楚,人在什么場買了什么貨,貨屬于誰的,用誰的財務主體去履約,算誰的成本等等,要做一個比較完整的映射關系。”

      所以,真要做到徐雷所說的“賣全天下的貨”,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4

      供應鏈大中臺開啟新篇章

      整體來看,供應鏈大中臺不是一個系統,而是一個連接器,上游連接貨的能力和物流履約能力,下游連接場景,怎么把下游場景的需求更好的找上游的供應鏈來進行履約,更優的履約成本、更優的服務成本、更好的體驗成本,更好的貨來滿足更多端更多場景的需要。

      這對全球零售都是一個全新的嘗試,京東也在第18個6.18大促中,開啟了對未來零售的新篇章。

    +1

    來源:調皮電商

    推薦文章

    免费国产黄在线观看,吃农村哺乳丰满妇女奶水,7788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
  •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