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rp55"><th id="1rp55"><progress id="1rp5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1rp55">

    <noframes id="1rp55"><address id="1rp55"></address>
    <listing id="1rp55"><listing id="1rp55"><menuitem id="1rp55"></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rp55"></address><address id="1rp55"></address>

    科技魔方

    消失的“吉利”

    媒體頭條

    2021年08月13日

      吉利汽車控股有限公司(0175.HK,下稱吉利汽車)創始人李書福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曾到海南做房產投機,賠得身無分文后,他說“自己只能做實業”。

      2010年,李書福收購沃爾沃轎車,2015-2018年,吉利汽車的銷量從51萬輛,提升到了150萬輛,一躍成為中國乘用車自主品牌龍頭。這期間,李書福從未用過股權融資手段。

      進入2020年后,李書福卻一反常態,在資本市場頻頻運作:

      2020年2月,吉利汽車公告稱,計劃與沃爾沃汽車集團進行重組,將合并后的資產注入香港上市公司以及在斯德哥爾摩上市,讓沃爾沃汽車進入資本市場;

      2020年6月,吉利汽車發行6億新股,募資64.47億港幣,這是十年來首次股權融資。同月,還宣布將發行股份、申請科創板上市;

      2021年4月,吉利汽車公告稱,計劃對麾下電動車品牌“極氪”涉及到的相關公司股權做出系列變更,市場解讀此舉是為極氪單獨上市做準備。

      企業的資本運作無可厚非,但李書福在股權融資上的反常動作,卻折射出吉利集團的戰略轉變。

      《財經十一人》研究發現,吉利汽車已陷入窘境,公司戰線過長,導致投入和成本不斷上沖,而銷量和業績卻反向下跌,公司經營風險越來越大。

      對投資者而言,吉利汽車曾有兩大潛在利好——沃爾沃注入和極氪電動車。但隨著兩者單飛,吉利汽車的想象空間越來越小。

      經營窘境

      一個調侃是:吉利擁有多少品牌和車型,恐怕連吉利內部人士也不一定清楚。

      研發新車型,投入巨大。擁有諸多品牌、車型的吉利汽車,在銷量節節攀高的同時,天價研發投入也讓其步履沉重。

      根據吉利汽車年報,當年實際發生的產品研發開支,大多進行了資本化,計入了無形資產。

      吉利汽車資產負債表里的商譽及無形資產,2014-2016年的年末余額,一直維持在40-60億元左右;2017年年末,暴增至106億元,2018年升至150億元,2020年末高達187億元。

      增加部分,主要來自產品研發投入的資本化。研發投入費用化或資本化,是財務手段,區別是以當年利潤沖銷,或未來數年分期攤銷。

      此外,吉利汽車的固定資產年末余額,也從2016年的107億元,增加到2020年的266億元。

      其結果是,吉利汽車的固定資產折舊和無形資產攤銷,在2019-2020年大幅度增加,2019年增加了13億元,2020年增加了18億元,而這個數字在2010-2018年間,沒有任何一個年超過6億元。

      大干快上帶來的財務包袱越來越重。

      若無意外,2021及以后年份,吉利汽車的年度折舊攤銷費用仍將持續增加。

      換言之,吉利汽車的固定成本未來會不斷攀高。在此情況下,唯有大規模、大批量增加產銷量,才能攤薄單位產品的固定成本。

      但是,此間吉利汽車的銷量卻出現下跌。

      2018-2020年,吉利汽車的銷量從150萬輛下滑到125萬輛;這導致年度總營收從1068億元下降到924億元;凈利潤則出現腰斬,從2018年的126億元,下降到2020年的55億元。

      此外,吉利汽車的毛利率持續下降,從2018年的20.18%,下降到2020年的16%。

      吉利汽車的銷量從2016年開始爬坡,其營業總成本也從2016年的489億元陡然攀升到2020年的882億元。而同期其凈利潤卻坐了過山車,2020年又回到2016年50億左右的水平。

      成本向上,利潤向下,這樣的態勢反映了吉利汽車的經營窘境。

      吉利汽車也有少數明星車型被市場受熱捧,銷售增幅可觀。譬如“領克”,其年銷量從2018年的12萬輛,增長到2020年的17.5萬輛。

      但以“領克”為代表的明星車型,銷量在公司總銷量中占比過低,無法抵減公司的整體頹勢。

      領克是吉利汽車與沃爾沃汽車的合營公司,兩邊股權各半。2020年,領克凈利潤5.1億元,相對吉利汽車2020年55億元的凈利潤,貢獻并不大。

      轉型不力

      雪上加霜的是,在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熱潮中,吉利汽車落到了潮頭之后。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2021年上半年,全國新能源車銷量占乘用車銷量比例已達12%——新能源車對燃油車的替代勢頭越來越明顯。

      吉利汽車的新能源車戰略開始于2015年底的“藍色吉利行動計劃”,目標是到2020年,吉利汽車的新能源車銷量達到總銷量的90%。

      實際上,2020年該比例僅為5.2%。2019年,吉利汽車新能源車銷售成績是11.3萬輛,2020年,回落到了6.8萬輛。

      此不佳銷量,還得益于關聯交易。吉利汽車相當部分的電動車,賣給了其與吉利控股集團、吉利科技集團共同投資的“曹操出行”。

      橫向比較其他車企,卻能看到不同的風景。

      長城汽車(601633.SH)旗下的電動車品牌“歐拉”,銷量從2019年的3.9萬輛,增長到2020年的5.6萬輛,今年上半年更是加速奔跑,累計銷售了5.3萬輛,同比增長近6倍;

      廣汽集團(601238.SH)旗下的電動車品牌“埃安”,2020年實現銷量6萬輛,今年1-7月份累計銷售5.4萬輛,實現翻倍增長。

      吉利汽車參與投資并持股51%的“極氪”品牌,雖被寄予厚望,但其最快也要到明年才能形成完整銷售年度。

      2021年上半年,中國新能源車銷量同比增長2倍。而今年1-7月份,吉利汽車的新能源車銷量,同比僅增長了6%。

      資金吃緊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 今年1-7月,吉利汽車銷量同比增長15%,弱于市場平均水平的27%。

      并且從今年4月份開始,吉利汽車銷量出現同比下降態勢:4月份同比下降5%,5月份同比下降12%,6月份同比下降9%;7月份繼續延續下降趨勢,銷量僅為9.9萬輛,同比下降6%。

      2020年,吉利汽車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大幅度減少,僅為15.97億元。在2017-2019年,該數字分別為120億元、140億元和125億元。2010-2019年,吉利汽車僅有2011年曾出現過經營現金流凈額低于16億元的情形。

      2020年,吉利汽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值減少了3億元,而2018年和2019年則增加23億元和35億元。

      橫向相比,長城汽車2019年到2020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從140億元減少到50億元,減幅小于吉利汽車;而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增加額,則從22億元增加到了48億元;

      比亞迪同期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則從147億元增加到454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增加額,從5.2億元增加到了21億元。

      固定開支大增、銷量業績下滑,吉利汽車資金鏈開始繃緊,不得不動用股權融資手段。

      2020年6月,吉利汽車以每股10.8元港幣的價格,完成了6億新股的配售,融資64.47億港元,相當于人民幣53.3億元。

      吉利汽車在2020年報中解釋道:“疫情沖擊之下,公司為了減輕疫情導致生產中斷的負面影響,加快了支付供應商款項,導致經營活動現金流入大幅度減少;為了保障財務實力,以應對業務活動可能出現的中長期中斷,公司2020年進行了股票配售。”

      從吉利汽車資本開支預算的變動上,也能看出管理層對未來的憂慮。

      吉利汽車每年年報中都會披露對下一年的資本開支預算,2016-2019年四年間,吉利汽車的資本開支預算曾一度非常激進,分別為38億元、79億元、115億元和116億元;

      但2020年和2021年,吉利汽車的資本開支預算回落到68億元,2021年進一步縮減到65億元。

      走向邊緣?

      市場此前對吉利汽車有一個預期——沃爾沃汽車資產注入。根據公司年報,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吉利控股)曾于2010年3月向吉利汽車做出承諾,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將沃爾沃汽車的資產注入吉利汽車。

      作出承諾十年之后,2020年2月,吉利汽車宣布開始與沃爾沃汽車探討雙方的合并及重組。

      2020年6月17日,吉利汽車董事會批準公司申請科創板上市的計劃;整個2020年,吉利汽車依然站在資本運作的舞臺中央。

      進入2021年,情況發生了變化。

      首先,與沃爾沃汽車的合并受挫。2021年2月24日,吉利汽車發布公告稱,與沃爾沃汽車的合并及重組計劃取消。2021年5月,沃爾沃汽車公司宣布,計劃在斯德哥爾摩單獨上市。

      另外,科創板上市也遲遲沒有進展。

      2021年4月28日,吉利汽車發布公告,宣布一系列涉及極氪的股權調整,股權變更完成之后,由吉利汽車和吉利控股分別持有注冊在開曼群島的ZEEKR公司51%和49%股權,ZEEKR100%持有上海華普國潤汽車有限公司股權,而華普國潤100%持有國內業務運營實體寧波極氪汽車有限公司(極氪科技)。

      如此,一個中國公司赴海外上市慣用的VIE(通過協議控制的可變利益實體)架構搭建完畢,極氪科技距離獨立上市更進一步。

      2021年6月25日,吉利汽車宣布撤回科創板的上市申請,同時宣布極氪科技董事會已經決定,為極氪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資方案。

      顯然,在李書福的電動車戰略中,極氪已成為舞臺的主角,集中了吉利體系內最優勢的資源。

      這對吉利汽車帶來了微妙影響。如果沃爾沃汽車和極氪科技單獨上市,吉利汽車的想象空間就大為縮小。電動車時代已拉開帷幕,僅憑燃油車和混動車,吉利汽車還能走多遠?

      雖然吉利汽車仍持有極氪51%股權,利潤可以并表,但對投資而言,直接購買極氪的股票,會是一個更簡單的選擇。極氪獨立后,吉利汽車直接控制的電動車業務只剩下幾何汽車,其歷史銷量并不佳,目前也看不到振興前景。

      在李書福的大棋局中,吉利汽車可能已經邊緣化。

      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 財經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劉丁

    +1

    來源:微信公眾號 財經十一人

    推薦文章

    免费国产黄在线观看,吃农村哺乳丰满妇女奶水,7788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
      <form id="1rp55"><th id="1rp55"><progress id="1rp5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1rp55">

      <noframes id="1rp55"><address id="1rp55"></address>
      <listing id="1rp55"><listing id="1rp55"><menuitem id="1rp55"></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1rp55"></address><address id="1rp5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