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
  • 科技魔方

    AWE 2021見聞:Tift Five提供有趣交互式AR桌游體驗

    AR/VR

    2021年11月25日

      近眼顯示技術專家、AR硬件/軟件企業Rave首席科學家卡爾·古塔格(Karl Guttag)日前在AWE 2021大會體驗了一系列展商的設備,并開始撰文介紹自己的見聞,例如AR桌游廠商Tilt Five的產品。

      對于Tile Five,這家希望將諸如桌游這樣的傳統游戲變成一種可共享的、甚至是聯網的體驗。利用自研的AR眼鏡和控制器,多位玩家可以圍繞同一個游戲板進行游戲,并能感知疊加數字元素的游戲世界。Tilt Five游戲板可以檢測特殊的紙牌和模型,并以有趣的AR數字效果來增強多人游戲體驗。

      下面是映維網的具體整理:

      1. 介紹

      非常高興能過夠來到AWE 2021并體驗各種AR和VR顯示器。我開始撰寫自己在AWE大會的所見所聞,但Tift Five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我決定首先介紹這家公司的設備。

      對于AWE展出的一切,我最喜歡的是Tift Five。這令人感到驚訝,因為我早就知道Tift Five及其前身CastAR,但從未親身體驗過。遺憾的是,我錯過了團隊最初使用的反光屏方案,但隨著CastAR在2017年以失敗告終,我想這正是原因所在。盡管我非常欽佩首席執行官婕尼·埃爾斯沃思(Jeri Ellsworth)的堅韌不拔,但我曾一度懷疑她有點像是唐·吉訶德,只是執迷于自己的理想。

      但后來我終于體驗到了Tift Five,而對我來說,它是這等神奇,以至于我當天就訂購了一臺。我曾體驗過大量的AR和VR技術,但我不太常有這種感覺。Tift Five不是AR的終極愿景,而團隊同樣沒有將其當成是自己的目標。不過,對于Tift Five嘗試實現的游戲系統而言,AR看起來非常契合。在這篇博文中,我將會解釋為什么我會有這樣神奇的感覺。

      2. 體驗

      行走在AWE大會中,我在轉過一個角落時發現有一群人圍著一個小展位。我看到了游戲板,并馬上意識到這一定是Tile-5,然后我看到了團隊的標志。在我試戴之前,大家都咯咯地笑著道“哦,哇噢”,然后我戴上頭顯并加入了他們。

      Tift Five采用了回射(玻璃珠)屏幕來實現一種與眾不同的AR概念。我曾不止一次聽過“不是我吹,你試過就知道了”,但100次中有99次都是令人失望的經歷。但對于Tift Five,事情確實如此:3D效果或許是我見過最好的產品;虛擬對象顯示在表面的上方和下方。 對于眼鏡中的實時3D圖像扭曲(使用英特爾Movidius處理器),頭部移動和圖像響應之間沒有明顯的延遲。這種處理同時可以減輕主機(PC、平板電腦或手機)生成圖像的負擔。 虛擬對象的遮擋效果非常出色(普通AR眼鏡無法很好地解決這一問題) 它(在某種程度上)解決了視覺輻輳調節沖突(VAC) 它的視場為110度,遠大于任何其他光學AR頭顯 由于游戲板的定位點,虛擬圖像可以很好地鎖定到現實世界 為眼鏡用戶提供了重組的適眼距 XE模型定價為359美元(299美元的入門版本即將與大家見面)

      它神奇的地方在于,體驗是以一種我從未在其他AR設備中見過,但又是理應如此的方式呈現出來。下面是一張通過一個透鏡拍攝的圖片。當然,這種單透鏡圖片無法傳達雙目立體深度的感覺?;厣溆螒虬逅坪跏沁M入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如圖所示,你可以清晰地看到雙手和真實對象。

      下面這個短視頻由Tile-5提供。移動攝影機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傳達3D效果(雙目視覺效果更佳):

      Tift Five在AWE演示的效果可以擴展到游戲板之外,前提是視場之內可以看追蹤標記(見下圖)?;厣涿媪舷鄬Ρ阋?亞馬遜約10美元/平方碼),有助于擴展Tift Five的虛擬世界。

      3. 其他功能和技術

      本篇博文主要關注的是顯示器和光學元件,而不是AR/VR/MR產品的其他方面。但為了完整起見,我想說說Tift Five中的其他功能和技術。

      Tift Five配備了一個控制棒,它具有基于紅外追蹤和慣性傳感器的六自由度追蹤功能,并且提供了通過藍牙接入眼鏡的按鈕。

      頭顯包括雙揚聲器、麥克風和慣性測量傳感器。最有趣的處理硬件是用于在頭顯實時本地扭曲3D圖像的英特爾Movidius。另外,設備支持頭部運動的快速3D運動反饋,無需等待主機重新繪制整個圖像。

      這款眼鏡搭載了兩個800萬像素的紅外攝像頭,支持不同的紅外波長。一個用于追蹤游戲板和控制器,第二個攝像頭追蹤所謂的“有形對象”。有形對象包括游戲棋子和卡片,它們可能帶有條形碼標識符。

      4. 問題

      應該理解的是,Tift Five這家公司旨在提供消費者價格點的游戲系統,而設備經歷了一段漫長的醞釀期。我想提醒大家,Atari 2600游戲系統于1977年推出,售價189.96美元,相當于2021年的877美元左右。

      設備分辨率為1280×720p,采用Citizen FineDevice field sequential color FLCOS,以及具有獨特光學特性的定制投影儀??梢钥闯鰣鲂蝾伾膫斡?,但沒有那么糟糕,有時視頻效果會表現得比實際情況更糟糕。團隊有很大的空間來不斷改進系統。

      屏幕存在一定的閃爍,但婕尼討論了如何通過更好的屏幕技術(但價格可能更貴)來進行改進。Tift Five不是一款專為拍攝照片或更換電腦顯示器而設計的技術,它作為桌面顯示器效果最佳。

      對某些人來說,頭顯看起來極客味道十足或玩具味道十足,但團隊確實希望它看起來像是一個游戲/玩具系統。我可以看到人們為頭顯換上“皮膚”,或者使用反光膠帶來打造動態皮膚。

      如果說我有一個地方不滿意的是,我會說它需要接入手機、平板電腦或PC。我希望看到它能夠實現無線連接。線纜對人和設備,以及線纜本身都是一種障礙。婕尼指出,由于頭顯本地執行處理,數據傳輸速率不會太高,所以這在將來有可能實現。

      我同時不喜歡只用鼻子和太陽穴來支撐頭顯的重量(大約95克),我更希望它有一個可調節的頭帶。然后,他們可以把一定的重量,包括一個能夠無線操作的電池放在后面,從而更好地分配重量,類似于Hololens 2。

      5. 一點物理

      下面我想簡單解釋一下Tift Five背后的物理原理。

      5.1 左眼和右眼立體偏振

      Tift Five的光學系統非常簡單。通過偏光鏡和石英波片的組合,兩只眼睛的光可以選擇性地引導到回射屏,而當它返回時,只有特定眼睛的光才能通過。

      LCOS投影儀輸出線性偏振光。其中,線性偏振光是由投影儀的第一四分之一波片旋轉至第二波片,然后第二波片進一步旋轉,以便傾斜的線偏振器可以反射光。在從偏振器反射后,第二波片將再次旋轉光線進入回射屏?;厣淦敛粫绊懫?,并將光線直接反射回眼鏡。然后,第二波片再次旋轉光,這將使得光線通過線性偏振器。

      Tift Five為左眼和右眼使用不同的波片,以便光線在擊中屏幕時在相反方向偏振。每個偏振器只通過給定眼睛的光,從而支持立體視覺。

      現實世界只需要通過一個偏振器。一個典型的線性偏振器將格擋大約60%的非偏振光,所以大約40%為透明。這比大多數格擋75%真實光線的Birdbath好(比如說Nreal和其他)。由于波片的安排,只有約25%的投影儀光在反射和透射通過偏振器時損失。

      與幾乎所有其他AR頭顯不同的是,它本身并沒有“組合器”。虛擬光和現實光都沿著相同的路徑到達眼睛。

      5.2 屏幕相當于一個非常巨大的光學元件

      最后一個光學元件必須與視場一樣大。投影到屏幕的圖像大小設置了視場的大小,它可以與投影儀成110度角。

      5.3 回射屏

      對于一個普通的白色屏幕,光線變得很強,并在一個180度的半球擴散開來,只有最微小百分比的光線會回到尼身上?;厣淦羷t以非常窄的角度將大部分入射光發回光源方向。一個典型的回射屏幕包含一系列粘在灰色背景的小玻璃珠。

      對于圓形玻璃珠,光線在進入時會發生折射,并以一定的角度到達背面,使大約20-30%的總光線從背面反射。從背面反射的光線將在其進入珠子的對面折射,并平行于其進入珠子的方向。由于投影圖像來自眼睛的方向,所以大部分光線都會朝向眼睛。下面的顯微照片是由回射織物制成的玻璃珠渲染圖(原理與Tift Five類似)。重要的是,珠子的折射和反射過程將(很大程度上)保持光的偏振。

      下面的三張照片顯示了從上方、后方和前方向照亮回射織物的效果。

      5.4 視覺輻輳調節沖突

      我不是非常確定,但我認為Tift Five有兩個方面可以幫助緩解視覺輻輳調節沖突。首先,投影儀就像一個非常高光圈數的光源,有點像一個針孔,所以反過來眼睛可能更容易聚焦。

      從對焦的角度來看,光線似乎來自屏幕。在Tift Five的正常桌面使用中,屏幕物理水平,而用戶以一定角度朝下看。桌面/屏幕表面上方和下方的對象仍將聚焦在屏幕的距離處,而不是虛擬位置。但是,它們出現在屏幕上方或下方的距離與眼睛到屏幕的距離之間的差異通常不足以導致視覺輻輳調節沖突問題。

      5.5 遮擋

      由于采用了回射屏,Tift Five投射的光線相對較暗且偏振。當遇到典型的真實世界表面,如手或其他非反射對象時,投影光將散射并在很大程度上去極化。所以,幾乎所有投影光都將可以通過Tift Five的偏振透鏡看到。

      陰影是Tift Five另一個有趣的點。通常當你使用投影儀時,如果你把手放到光路上,它會投下陰影。但因為投射的光線來自眼睛的方向,所以同一只手或另一個對象遮擋了會投下陰影的光線,從而使得用戶看不到陰影。

      5.6 同一游戲板的多人游戲

      由于回射屏,每位玩家只能從頭顯中看到光線。因此,多個玩家只能單獨看到自己的虛擬內容,而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相同的真實世界內容,如撲克牌和棋子。

      6. 開發者

      婕尼談到了與游戲開發者合作的問題,并聲稱已有很多開發者開發了能夠利用Tift Five的游戲。她曾從事于消費類游戲產品領域,知道吸引開發者為一個平臺開發內容是至關重要的事情。游戲能夠助力系統的銷售。就我所見,Tift Five是唯一一款針對桌游的AR平臺,尤其是在其他大多數公司紛紛進軍企業市場的情況下。

      7. 女人?風投是否應該感到尷尬?

      Tift Five成立已久,并且敘說了首席執行官婕尼堅韌信念的故事。她在Valve發明了回射AR概念,后來獲得公司同意把相關研究帶走,并于2013年與另一名同事創辦了CastAR。當CastAR失敗后,婕尼獨自買下了相關資產并創建了Tift Five。我非常佩服她能堅持下來。知道這個故事并看到成果后,我禁不住要為Tift Five鼓掌。

      我不知道為什么Tift Five融資會這么困難。但硅谷的風投和企業實體應該感到尷尬,盡管整天都在談論要支持女性領導的公司,但卻甚少行動,并反而向Magic Leap等一度失敗的企業傾注了數十億美元。與此同時,Tift Five不得不通過Kickstarter籌措資金。

      8. 總結

      在這篇博文中,我是根據他們完成既定目標的程度來評分產品。Tift Five并不是嘗試為迎合每一個人,而是嘗試提供一種有趣的交互式桌面游戲體驗。團隊在這方面的表現非常出色,而且體驗非常神奇,并為目標受眾提供了一個合適的價格。

      也許我對長久以來過渡炒作的產品感到厭倦,所以我對Tift Five的期望很低。但當我離開時,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帶著心頭好的新玩具離開商店的孩子,而這正是產品應該要給用戶的感覺。

      我也有點沮喪,似乎有太多的錢投到一些過度炒作的產品上,而其他人卻只得到了面包屑。雖然我喜歡Tift Five,但我認為如果有更多的投資,它可能會更好。

    +1

    來源:映維網

    推薦文章

    免费国产黄在线观看,吃农村哺乳丰满妇女奶水,7788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
  • <menu id="4s8ek"><strong id="4s8ek"></strong></menu>
    <menu id="4s8ek"><tt id="4s8ek"></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