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科技魔方

    2022年的VR元宇宙,一場游戲一場夢

    AR/VR

    2022年01月05日

      來源|放大燈

      元宇宙概念的火爆,讓沉寂五年的VR行業熱鬧起來。不過,一線從業者可未必這么想。

      本周,我們和一位剛從VR轉行的人聊了聊,他吐槽說,行業根本不賺錢,蹭元宇宙的概念也是割韭菜的把戲,整個行業對VR就一個感覺:絕望。如今做實業的境遇,比VR強多了。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在VR行業做了一年多,手里也成了幾個項目,但轉行后仔細想了一下,這個行業的運行邏輯還是有問題。

      目前整個VR行業,to C是條死路。如果不搞色情內容,就只在商場里搞20元一次的VR體驗,特別慘淡。

      在Steam上,不搞“小黃油”的VR游戲根本沒人買,也沒人玩。To B,找硬件大廠搞適配,落一個項目跟跳樓一樣難,還不賺錢。

      真正想掙錢,就必須要和其它內容結合,做主題公園。

      現有的優質主題樂園像迪士尼和環球影城,也做VR內容,但一來他們的成本考量非常嚴格。二來人家有自己非常強勢的IP制作團隊,對國內這些IP幾乎不屑一顧,也看不上國內這些VR內容,為什么要用你的?

      這個時候你就只剩一條路可以走:自建。自建就不可避免地要跟各地政府去溝通,于是VR公司變成了to G的內容制作公司。

      明面上的定義來講,它并沒有轉,但是實際上的業務都變了。這個也是國內大多數VR團隊面臨的生存現實:要么我偷偷地跟海外的公司去搞違法色情內容;要么就成為to G產業鏈當中的一員。

      從地方手里賺錢,千難萬難

      既然to G,就要承擔所有風險。

      比如我們一個項目,一開始談得無比順利,地方政府也特別支持,一口氣給做了一大筆預算,光是內容制作這一部分的預算就很可觀,聽起來很美對嗎?結果上邊換人了,整個項目半途而廢。除了做完第一期建設以外,后期所有的工作都不做了。

      這種情況會給公司留下一系列長尾問題。比如說,簽下項目后,公司找了一大批的供應商在做內容,現在卻被告知“全停,我們都不要”,你怎么辦?

      而這不是違約,也不算毀約,項目還要繼續做,只是新領導覺得“你這個東西不是很合適,要改”。

      改的話能加錢嗎?不能,改不是因為我換思路了,而是因為你之前做得不好,所以才要改。是整改。

      一般來說,這個行業是分階段付款:先付70%(40%+30%或50%+20%),完工之后付剩余30%。但進入整改后,剩余款項肯定沒戲了。你還沒改完,我怎么給?

      這種壓力傳遞到行業末端,導致這些VR內容制作者面臨的情況就是:要么接受無限期整改,返工無數次,要么你受不了不做,剩下30%的錢也別要了。

      你也可以起訴我,那咱們就繼續按原計劃做這個事,但是我一天會改18遍。我有1萬種辦法讓你拿不到這個錢。

      為什么to G的業務難做?

      一方面你跟地方打交道,起碼和底層所有的人也得打成一片吧,當時我們一分錢都沒打點,把底層所有人都給得罪了,接下來就處處受阻。

      另一方面,也是最本質的問題:VR行業的項目如何落地?一定是要跟主題公園之類的一起落地才夠“大”,大家才有興趣。做主題公園就會牽涉土地和基建,這兩樣風險最大,這就是為什么說VR公司to G業務的底層邏輯不牢固。

      你就會發現整個VR就是一場虛火,to C根本不賺錢,to G又特別容易卷進麻煩,完全拿不到錢,這個行業就是一個空殼。

      什么?你說VR又成了“元宇宙入口”?得了吧。

      VR行業沒有元宇宙

      其實VR行業早就在實踐元宇宙了,只是沒有把這三個字說出來而已?,F在把我們當初所有的企劃提案拿過來,內容一個字不改,在封面寫上“元宇宙”三個大字,就是特別完整的元宇宙概念。

      元宇宙是什么?元宇宙是個特別老舊的概念,它本身是一個大IP集合,一個大沙盒。這個大沙盒是某一個虛幻世界,或者是現實世界,或者任何亂七八糟都可以。元宇宙架空在整個世界之上,跨越國界。

      元宇宙需要豐富,我們用“瘦IP”這個概念來解釋這個豐富的過程——元宇宙里面所有的人物,所有的場景,所有的東西,我都用一根“棍”,或者一串代碼,或者一個空白來替代。

      開發元宇宙的人,把這里面的所有的棍或空白都變成真實的人和場景,我和開發者一起共享IP權益,所謂的買地,買衣服,買東西——這就是元宇宙的原意。

      這時,我們就會發現兩點:第一,世界不缺元宇宙,因為幾乎所有的網絡游戲都有這么一個元宇宙;第二,元宇宙實質,是我在里面創造“價值”,并且跨國流通。

      現在很多所謂的“技術創新”,都是瞄著建設獨立金融系統的方向去的,這很危險,很不靠譜。

      你不可能去對抗國家。

      所有從區塊鏈行業熬過來的人都會明確知道這一點:你只要在底層邏輯反國家了,國家就會在某個時候給你拉閘。元宇宙的基礎定義和國家之間的形態沖突,決定了這件事情從根上就是偽命題。

      在此之前,它已被被證明過無數次,這就是為什么NFT和元宇宙實際上都是扯淡的,都是騙人的,業內也沒有人相信,就在于此。

      從根兒上,你就會知道元宇宙發展到一定程度時,國家就會把它限定在游戲范圍之內,不會允許你真正去跨國界的,元宇宙就失去了自己最原始的意義。

      如果沒有自己的金融系統,做元宇宙干什么?難道做個游戲?

      既然大家目的統一,那么大家動作也都會很統一——去跟大廠做合作、闖名頭,接下來大廠出面去跟政府,要么就是拿地,要么就是拿項目,要么就是拿這種亂七八糟的補貼,都是這么一套,最后都是歸結到to G或者是to VC角度上。

      現在有VC還信元宇宙和VR嗎?VC也不相信,但是他們去說服LP時,需要這些概念。

      你看很多大廠在搞元宇宙,但大家想的都是這一套:割個韭菜,搞個莫須有的名頭拿塊地……沒有誰真信元宇宙,VR這個行業里沒有元宇宙。

      整個目前VR元宇宙的浪潮,是由一層一層的龐氏騙局堆砌起來的,真正身處這個行業的人,誰會相信這個東西?

      大家都是風里雨里闖過來的,對于這種根本虛頭巴腦沒有任何落地的東西,不會有任何人相信。我就問你,區塊鏈相信NFT嗎?現在誰信元宇宙啊,你信嗎?

      艱難的行業困境

      目前,VR行業有三群人。

      第一類是VR行業大公司,單量大,但to G的生意居多,比如上邊所說的承接VR元宇宙主題公園建設業務。

      但你可以去實地看一下,所有落地的主題公園,一天幾乎沒有什么人去,所以“VR元宇宙”不是地方政府的剛需,只有想花錢的城市才有興趣做。

      即使花錢的地方政府也很聰明。在他們眼里,那些拿著“元宇宙”概念的VR公司,就是一個搞新奇特的公司,有點像導演到某地拍了個電影一樣。換句話說,他們眼中的VR公司就是做內容的,你就做個主題公園,僅限于此,再往上的任何東西,都別碰。

      政府的主題公園項目,都需要招標,但實際上,網上根本查不到VR公司的中標信息,因為這些他們需要注冊一個新的裝修公司來做這事兒。

      于是整件事情變得特別蠢:一家自稱非常牛的VR高科技公司,干活的還是那一批所謂的科技內容制作者,但事實上所有落地業務都放在一家裝修公司。

      注冊一家裝修公司接活兒,是VR行業的普遍現象。這就是大家的本質,從未改變:VR公司就是個施工方,搞裝修的,可千萬別覺得自己多洋氣。

      你以為你是靠軟件公司去做to G的項目嗎?我很明確地告訴你,本質就是。

      地方有一個項目找你把主題公園建起來,至于填充的VR內容,說實話人家根本不在意。

      你給我整VR也好,AR也好,XR也好,MR也好,你給我上天也好,入地也好,好好干活,把東西搞得新奇特就行了,別說那么多,否則返工100次。

      第二類,原來“水晶石”(一家做數字內容的國企)出來的人,組成了國內的VR的內容制作團隊,這些團隊吸納的VR從業者最多。

      這類內容制作公司,稍微大點的有一二十個,一家公司一年總能賺個三四千萬;還有大量的散兵游勇式的工作室,大家都是每做一單就掙一筆錢,短期內都能獲得正向現金流。

      但就像前邊說的那種情況,由于接單的to G的VR公司并不能保證單量、尾款和返工問題,源頭不穩定,導致他們抗風險能力很差。

      第三類是硬件制造商,他們最賺錢,抗風險能力也最強。

      硬件制造商又分為兩類,一種是做頭顯的,無論下游VR公司用什么新奇特的內容,總得有個頭戴顯示器才能用,所以頭顯總有人買。

      另一種是線下設備制造商,業內叫“游戲硬件設備”,其實就是主題樂園里游客坐的過山車、小隧道車、小飛車,包括滑道,做這些東西很掙錢。

      還有一種是商場里那種,人坐上去,戴上眼鏡它就開始晃,20元一次,特別蠢。

      這種“搖搖車”硬件制造商是賺錢的,但線下那些運營門店的都不賺錢——那種VR的門店門庭若市是吧?你一定要仔細看,到底是為什么熱鬧,要么那里面有免費的座位,大家可以在那坐著歇腳,要么有特別便宜的飲料,大家可以薅羊毛。

      所以C端哪有什么真正的元宇宙,什么高大上,什么新世界,全都讓位于VR搖搖車,“爸爸的爸爸叫什么”,一模一樣。

      這就是VR行業的元宇宙。

      總之,VR全行業上層和下層早就對這件事情徹底絕望了,只有那些接單的內容制作者們還有點理想,為什么?不就是為了做出一個什么美好的IP,未來開枝散葉。“現在各種悲慘都是為了以后的飛黃騰達而做的鋪墊”,自我催眠而已。

      這個行業就是難,沒地位,整天得跟人賣笑,就算VR加上元宇宙概念,這點事大家誰還看不明白啊。

      你在這個行業里面工作,沒有一點希望,你就是專門和大家去搞這種蠅營狗茍的事情,你分一點錢我分一點錢,大家分點錢,一旦分出事了全都跑不了。這是我離開的核心原因之一。

      其實VR行業內部都知道怎么回事,對外還是一句:VR元宇宙YYDS!

      做實業,比VR好多了

      因為我現在轉到實業公司了,算是純的大甲方。實業的產業鏈,人家一聽就能聽懂,所以談判、做事什么的,溝通就舒服一點。

      比如,我要做生產,肯定要跟當地政府談大額采購;我要做加工廠,肯定要在地方買地。

      都是涉及基建,實業就比VR公司好多了,談合作的時候腰桿就硬:我是來投資的,我是來采購的,我是來繳稅的,我也不指望從地方拿到什么錢,但要有政策優惠……好歹我是要真情實意為地方干點事,人家對你的態度完全不是一樣的。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阿爾法工場研究院

    +1

    來源:微信公眾號:阿爾法工場研究院

    推薦文章

    肉H文老师好紧好大好爽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