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科技魔方

    “三個課堂”創新應用 賦能教育數字化轉型

    即時新聞

    2022年05月11日

      ——希沃助力應用模式及推動機制創新

      在江西贛州經濟開發區三江鄉肖邊小學的美術課堂上,清亮的“老師好”聲音響起,教室的講臺上卻空空如也。學生們好奇興奮地盯著前面的屏幕,屏幕里的老師微笑著開啟這堂美術課。鄉村教學點學生們借助信息化設備與城市的名師進行互動交流已然常態化,在“專遞課堂”的開展應用下,鄉村孩子接受藝術的熏陶拓寬眼界,獲得更加優質的教育。

      自2020年全國加強“三個課堂”應用的深入推進,今年4月11日,中央電化教育館發布國家教育資源公關服務體系聯盟關于“三個課堂”應用的創新案例及入圍案例,推廣典型經驗做法,發揮示范帶動作用。其中,江西贛州經開區、河南安陽龍安區教育局、江西興國縣教育科技體育局、重慶高新區公共服務局等117個案例被推薦為創新案例,浙江三門縣心湖小學等206個案例被推薦為入圍案例。

      “‘三個課堂’應用推進的過程中,給教育帶來的改變是全方位的。”華中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鄭旭東表示,在對各地中小學進行深入探訪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薄弱學校和教學點師生精神面貌發生的深刻變化,以及教師的教學方式和學生的學習方式發生的根本轉變。

         “遞”給鄉村孩子更多夢想

      “老師,我認識你,你是屏幕上給我們上美術課的那個老師。”江西贛州楊梅小學美術老師黎倩剛剛走進專遞課堂的鄉村教學點,孩子們就一眼就認出了她。“純真的眼神里滿是興奮,他們爭先恐后地分享著自己的收獲和快樂。”這個初見場景讓黎倩印象深刻,“那一刻,我們的距離近了,心都是暖的。”

      楊梅小學所在的贛州經開區有15所教學點,之前,教學點基本沒有配備專業音體美教師,開不出開不足開不好音體美課程,教學點孩子們全面健康發展受到很大影響。同時,全區2600名中小學教師中近1000名是農村教師,其中大多是近幾年剛畢業就分配到農村,教學經驗普遍不足,教研水平較低,大多教師專業成長速度慢,城鄉的教學水平有較大的差距。

      與傳統教育方式線上化或視頻化不同,為了解決教學點開不齊課、城鄉教師教學能力差距較大的問題,贛州經濟開發區構思“三個課堂”落地的實施方案,從試點校中總結經驗,優化“專遞課堂”應用模式,并結合教學狀況實現“專遞課堂”環境設置迭代,運用“區級教研+校際網絡教研+校本教研”的多級聯動教研模式,借助希沃硬件設備、軟件平臺和教師發展體系解決方案,探索“三個課堂”特色應用模式,實現區域、城鄉、校際差距有效彌合。

      從規劃統籌到執行,專遞課堂授課教師們深入了解專遞課堂的精髓、觀摩學習,與教學點的任課老師進行交流討論,逐漸摸索與調整。“慢慢地,課堂上參與互動的孩子多了,作品完成得越來越好了,孩子們臉上也多了一份開心和自信,和老師的交流與愈發默契了。”黎倩說,“我也希望通過‘專遞課堂’能給更多的農村孩子打開一扇窗,架起一座知識的橋梁,為他們點燃藝術夢想。”

      隨著“三個課堂”創新實踐的深入推進,贛州經開區電教主任劉小東表示:“學校硬件環境的打造是實施的保障,需要通過具有便捷性、穩定性的數字化設備來保證教學中的任何一個環節。”

           雙師協同,見賢思齊共成長

      “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技術,提升教師和學生之間的交互水平,專遞課堂逐漸從單向遞送推進到雙向交互的新境界,從而實現了進一步提升教育教學質量的目的。”鄭旭東表示,后續在雙向交互的發展階段,專遞課堂在應用中會出現輸入端教師被邊緣化的新問題。

      在浙江省三門縣,心湖小學在專遞課堂開展的基礎上,和鄉鎮的4所學校結成教共體。教共體學校全部配備希沃信息化設備,各個學科以學科組為單位開展信息設備理論培訓(智能交互平板、教學一體機、優化大師),提升教師的信息化技能和專業素養。

      同時,學校聘請名優教師進行指導,骨干教師擔任小組導師,開展集體備課,分學科進行對應的模范課比賽。一方面提升鄉村教師的教材分析能力;通過互聯網上傳到教共體平臺上,在師徒結對的形式下進行集體備課,讓集體智慧充分發揮,大大提升備課效率。“這樣的機制讓名優教師、骨干教師、年輕教師都有所成長。”心湖小學校長章宏艷說。

      依靠技術環境升級和教學模式的創新,加強輸入端教師和輸出端教師的協同,促進鄉村教師教學能力的提升,如今,城鄉教師“雙師協同”新階段已經呈現。

      同樣,各地“三個課堂”不同的創新實踐中,我們也看到了鄉村教師成長為“名師”的變化。

      “城鄉結對開展‘名師課堂’,為農村教師提供專業成長平臺和空間,加快農村教師專業成長的步伐,從而提升農村學校教學水平及質量。”劉小東表示,贛州經開區“三個課堂”的創新實踐讓原來傳統的教室空間向外延伸拓展,借助信息化硬件設備打通校級之間的教研、教學工作,提升學校的管理效率,同步給予高校師范生試教的平臺,為數字化教育創造更多可能。

      然而,“三個課堂”在推進教育數字化轉型中,對教師也會面臨更多新的要求,爬坡過坎不斷進步。其中,教師除了要在思想觀念上做出轉變之外,更重要的是切實提升自身的信息素養。

      “伴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在教育教學中的普遍應用,教師將從之前很多繁瑣、重復性的工作中徹底解放出來,轉而致力于教育中那些最具有創造性的環節,并從‘臺前’退居到‘幕后’,從‘演員’變身為‘導演’。”鄭旭東表示。

           推動數字化與教學深度融合

      “三個課堂”的開設不單單是使用信息化設備進行知識傳授與能力培養。在江西省興國縣教育科技體育局電教主任陳春生看來,在一些新鮮的公開課上,老師運用人工智能技術融合課堂內容,但對教學效果的提升卻微乎其微。“如何讓教師運用數字化技術與教研教學深入融合提升,是推進的重點。”陳春生說。

      教育部發布的《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重點提到,要“積極推進‘互聯網+教育’,堅持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的核心理念,堅持應用驅動和機制創新的基本方針。”

      鄭旭東認為,“三個課堂”應用進入縱深階段后,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質量提升的問題。在教育新基建推動教育的數字化轉型和高質量發展的大背景下,這一問題具有更大的現實性和迫切性。他建議,“圍繞應用質量提升,可以考慮引入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著重提升‘三個課堂’的臨場感和交互性,打造高臨場感和強交互性的新一代‘三個課堂’,并推動應用模式和推進機制創新。”

      基于此,江西省興國縣給出了高質量答卷。2020年,興國縣通過加強縣域層面組織領導、合理規劃布局,落實“三個課堂”建設。根據縣域實情規劃特色專遞模式,借助“智慧作業”發展高質量專遞教學。其中,為完善平臺的建設,既為優質資源沉淀提供了完整的平臺,也為教育質量檢測提供了窗口。

      興國縣依托希沃開展多次教師信息化能力培訓,指導老師通過希沃白板5備授課,獲得豐富的課前授課資源。借助希沃“遠程互動助手”軟件開展“專遞課堂”,實現異地同步互動。讓新技術與教師教育的深度融合,促進數字化卓越教師的培育與成長。

      “運用數字化工具對全過程教學大數據的采集、分析和應用,我們深感傳統經驗性教學正在向以數據交互、信息評估為主的數字化教育轉變。”陳春生坦言。

      此外,興國縣以中小學校學科帶頭人、骨干教師、優秀教研團隊為班底,由縣電教室牽頭組建起“興國縣教育信息化講師團”。講師團負責教育信息化應用送培下鄉、送培到校,定期開展雙向“線上+線下”的教研活動。講師團定期到校培訓,在輔助縣鄉中心校進行專遞課堂教學的同時,進行聽課反饋,并根據反饋結果與主講課堂共同進行教學設計與教學過程的優化。

    +1

    來源:科技魔方

    推薦文章

    肉H文老师好紧好大好爽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
  • <menu id="kei0a"></menu>
  • <dd id="kei0a"></dd>
  • <menu id="kei0a"><strong id="kei0a"></strong></menu>